• <code id="grmlk"></code>
      1. “外科手術式”空襲緣何屢屢得手

        ——淺析以軍“巴比倫行動”和“果園行動”

        2019年07月18日09:10  來源:解放軍報
         

        戰斗簡介

        “巴比倫行動”:1981年6月7日,以色列出動14架戰機,在沒有衛星和地面導航、沒有熟悉地標、沒有無線電通聯的情況下,密集編隊飛行,往返2000多公里,穿越約旦、沙特等多國領空,隱蔽奇襲,僅用2分鐘便徹底摧毀伊拉克“奧斯拉克”核反應堆,創造了堪稱經典的“外科手術式”精確打擊戰例。

        “果園行動”:2007年9月6日凌晨,以色列使用不具隱身能力的三代戰機F-15,在電子戰飛機、預警機和地面特種部隊的配合下,突破敘利亞較為先進的防空體系,摧毀了隱藏在沙漠深處的核工廠,安全返航。盡管敘以雙方對此次行動均刻意低調處理,“果園行動”仍引起世人矚目。

        從“巴比倫行動”到“果園行動”,以軍兩次空中突襲,不僅徹底摧毀伊、敘兩國防護嚴密的核設施,而且全身而退,其中特點原因值得研究分析。

        講評析理

        第二次世界大戰后,以色列是遂行特種作戰秘密行動成功率較高的國家,取得的戰果也頗引人注目。不論閃電奇襲烏干達恩德培機場解救人質的“雷霆行動”,還是遠程奔襲巴格達精確摧毀伊拉克核反應堆的“巴比倫行動”,都創造了特種作戰史上的經典。2007年摧毀敘利亞核工廠的“果園行動”,和26年前的“巴比倫行動”非常相似,同時也凸顯了信息化時代“外科手術式”空襲作戰的新特點。

        周密細致準備是行動成功的前提

        摧毀伊拉克核反應堆的精確打擊用時不到2分鐘,而為了實施這場奇襲,以色列前后準備了不下5年。1975年,伊拉克剛開始引進核反應堆設備和技術,以色列便開始籌劃消除伊拉克對自己的核威脅,準備必要時將其徹底摧毀。1977年,以色列模擬了一個伊拉克核反應堆模型,用于空襲訓練,盡管高難度訓練導致3名飛行員遇難,以軍仍未放棄。1980年6月,以軍裝備F-16戰機,7月就精選24名飛行員開始秘密訓練。為了深入了解情況,以色列國防軍總參謀長埃坦甚至親自參加了飛行演練。空襲的情報保障相當得力。通過美國中央情報局獲得伊拉克核反應堆的衛星照片。與伊朗交換情報,獲得核反應堆的低空偵察照片。以色列還向美國原子能委員會索要了核反應堆外殼設計的強度資料,據此推斷出伊拉克核反應堆的設計強度。空襲細節的籌劃上以軍也做足功課。以色列戰機先后4次飛抵伊拉克西部和南部實施偵察,測試約旦、沙特和伊拉克預警雷達網漏洞。此外,以色列對空襲時間、出擊及返航的航線、攻擊方式、俯沖進入的角度、選擇的彈藥種類、引爆時間等都進行了科學的分析論證。各項準備工作全面細致,保證了空襲行動圓滿成功。

        “果園行動”的成功同樣得益于周密準備。2007年8月,以色列仍在積極進行外交工作,試圖通過和平手段迫使敘利亞放棄核計劃,但以色列軍方的行動準備早已在外交斡旋前展開。事實上,以色列在2004年就展開了針對敘利亞阿爾奇巴爾工廠的情報工作。2007年3月,以色列秘密召開由政界、軍界和情報機構要員參加的高級會議,就敘利亞核問題向總理提出建議。根據以軍一貫積極主動的風格分析,很可能這時已經擬定空襲計劃。另外,以軍的戰備水平很高,平時的軍事訓練完全從實戰要求出發,非常嚴格,成效顯著。為了麻痹對手,參與行動的空襲編隊起飛時接到的是“演習”指令,升空后才將任務變更為摧毀敘利亞秘密工廠。面對臨時改變的實戰命令,以軍飛行員表現出極佳的心理素質和戰術、技術素養,圓滿完成任務。從這兩場突襲行動的周密準備來看,以軍做到了“先勝而后戰”。

        戰術結合技術達成行動隱蔽突然

        在“巴比倫行動”中,以軍使用剛從美國引進的F-16戰斗機,并打破美軍教范,摸索出同時掛載炸彈和副油箱的運用方法。為了隱蔽突防,以軍選擇了一條迂回航線。從西奈半島的埃齊翁空軍基地起飛,繞過約旦南端,取道沙特北部邊境,超低空進入伊拉克西部,然后穿過幼發拉底河谷飛往巴格達。在約旦與沙特邊境擦邊飛行,阿拉伯國家不易判明空中目標國籍。沙特雷達首先發現目標,要求編隊表明身份,以色列飛行員用流利的阿拉伯語回答:“約旦空軍,例行訓練。”沙特空中管制官信以為真。被約旦雷達發現時,由于以色列機群6架F-15和8架F-16分為上下兩層,超常規密集編隊,在雷達屏幕上呈現出一個較大的模糊亮點,很像一架大型民用客機,以色列飛行員用嫻熟的國際民航常用英語回答“民航班機”,再次蒙混過關。

        “果園行動”中,以色列用于對地攻擊的F-15在信息化時代已算不上先進。之所以取得成功,除了巧妙運用各種戰術欺騙手段外,技術突然性發揮了重大作用。敘利亞核工廠雖建在人跡罕至的沙漠深處,安全工作卻并未疏忽,尤其對空防御下了很大功夫。敘軍擁有龐大的防空體系,從國外引進的“道爾”防空導彈系統更是具有垂直發射和同時攻擊多個目標的強大功能,抗干擾和識別能力也很突出。如此戒備森嚴的敘軍竟然又被以軍打了個措手不及,主要原因是以軍使用了“舒特”機載網絡攻擊系統。這是一種絕密的網絡信息戰武器,利用網絡病毒入侵敵方通信系統、雷達站和計算機,尤其是與地面防空有關的系統。與主動強電磁干擾手段不同,借助“舒特”系統,無須摧毀對方的通信系統和雷達,便能滲透目標網絡。有軍事專家分析認為,空襲發起前,以色列通過“舒特”系統,已成功侵入并“全面接管”了敘利亞防空網,使敘利亞整個防空體系處于失效狀態。以F-15戰斗機為主力的空襲編隊因為有電子戰飛機和預警機的支援,并首次使用神秘的機載網絡攻擊系統,技術、戰術有機融合,戰斗力空前提升,對敘利亞防空體系取得壓倒性優勢,隱蔽突襲再次得手。

        戰略政略配合得當確保大局穩定

        以色列很多內閣成員都有軍旅生涯,對國家安全問題高度重視,制定決策剛毅果敢,同時非常注重政略與戰略的配合。“巴比倫行動”,以色列事先做足“功課”,得到了美國的默許甚至暗中支持。行動時間選在星期天,可以盡量避免誤傷為伊拉克核設施工作的外國專家。當時的以色列總理貝京在空襲前還強調:“不得攻擊除核設施之外的任何目標。要最大限度減少法方援建人員和平民的傷亡。”

        “果園行動”,即便外交斡旋失敗,以色列決心動武,也希望用較小的代價達成目標。既要保證摧毀核工廠,又要避免和敘利亞撕破臉爆發大戰。為了隱蔽企圖,以色列采取了嚴格的保密措施和一系列欺騙手段,發動空襲前只有總理、國防部長和外交部長知道內情。以軍還在戈蘭高地進行演習麻痹敘利亞,總理奧爾默特甚至于2007年6月提出愿意交出戈蘭高地換取與敘利亞的和平。以軍空襲編隊起飛后并沒有直接進入敘利亞領空,而是繞了一個圈,從地中海上空向北繞過黎巴嫩地區,其間,還有3架F-15奉命返航,這些都是迷惑對手的障眼法。利用敘利亞受核不擴散條約限制,不能公開研發核武器的弱點,以色列摧毀目標后,并未大張旗鼓地宣傳戰果,而是刻意低調處理,同時借土耳其向敘利亞表明意圖。敘利亞權衡利弊之后,最后選擇吃了個“啞巴虧”。

        不論過去還是現代戰爭,喪失警惕付出的代價都十分慘痛。未來戰爭更是如此,空天武器、信息技術的廣泛運用使得作戰節奏空前加快,戰爭的突然性已經不是以月、日、小時計算,一念之差、一瞬無備,都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重大損失。軍隊是要準備打仗的,如果偏離這個職能,背離這個指向,游離這個主業,打仗思想不牢,戰備觀念松懈,科技素養不高,后果不堪想象。為此,應保持高度敏感和警惕,密切跟蹤、關注新技術群,科學預測技術突襲的可能手段和方式,真正使戰斗隊意識在全軍官兵頭腦中扎根,保持箭在弦上、引而待發的戒備狀態,時刻做好戰斗準備。

        (責編:黃子娟、袁勃)
        欧美夫妻作爱性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