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grmlk"></code>
      1. 海外演訓場,走來一群中國衛生士官

        2019年07月12日09:10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海外演訓場,走來一群中國衛生士官

        7月11日,德國,施特勞賓,費爾德基興衛勤訓練基地,中德“聯合救援-2019”衛勤實兵聯合演習在此火熱舉行。

        烈日下,輪式裝甲急救車從密林中急馳而來,中方參演人員將數名已經完成現場急救的“傷員”,送至德方野戰二級醫院進行下一步救治。“所有環節完成得干凈利落、規范高效,中方人員的表現很棒!”一位外方專家給出這樣的評價。

        傷員的現場急救與后送,是門延科、張小許、李浩、李滔、徐浩、任斌等6名衛生士官在此次演習中承擔的任務。他們都來自陸軍軍醫大學士官學校,在校承擔戰術衛勤相關教學訓練工作,各自都有拿手的絕活。中方指導組成員、中央軍委后勤保障部衛生局盧健大校告訴記者,這是我軍衛生士官隊伍首次走出國門參加中外衛勤聯合演習。

        與在野戰二級醫院里操刀主治的專家教授們相比,衛生士官承擔的工作似乎有點簡單,技術含量不太高。但在陸軍軍醫大學士官學校教務處處長、此次演習中擔任急救分隊隊長的王營看來,無論是我軍還是外軍,衛生士官都是實施現場急救的主體。在戰時,他們位于戰場救治的最前沿,是一線官兵健康和生命的“守護神”,關系到能否讓傷員在“白金10分鐘”內得到有效救治、在“黃金1小時”內被后送至醫療機構,關系到能否最大限度地降低死亡率和傷殘率、能否最大限度保持和激發官兵戰斗意志。

        走下演習場的門延科已是渾身濕透。雖然疲憊,他卻難掩興奮:“這次聯合演習中,很多平時積累的戰場急救知識,都得到了近似實戰環境的檢驗。”

        “這個小伙兒不簡單!”王營介紹說,作為一名士官教練員,門延科承擔了《戰傷自救互救》和《戰傷急救技術》課程教學,年授課達600余課時。近年來,他參編教材8部,編寫教學論文3篇,制作了全軍發行的戰傷自救互救微課程,所在教學團隊被學校評為2018年度優秀教學團隊。

        “衛生士官的天地能有多大?”面對提問,四級軍士長張小許感慨地說:“借軍改的東風,從2017年開始,衛生士官在編制上有了明確崗位和相應專業。同時,學校也為衛生士官開設了戰救、護理、藥學、檢驗等9個專業,在培養上更加細致嚴格。我自己先后通過了全國衛生專業技術資格初級士(師)、中級放射主管技師考試、CT技師考試、MRI技師考試。這次能有機會出國參加演習,充分體現了對我們衛生士官隊伍建設的認可。”

        時間就是生命,戰場上尤其如此。在裝備交流環節,李浩、李滔、徐浩三位衛生士官隨身攜行的衛生員背囊,得到了德方的點贊。打開衛生員背囊,只見里面有止血、通氣、包扎、固定、輸液、藥品、工具等7大模塊,徐浩介紹說:“這些模塊能夠保障衛生士官在戰場一線的‘白金10分鐘’內,對可能導致致命傷的大出血、氣道堵塞等做出有效處置。這是近年來我軍著眼實戰化要求努力提高一線救治能力的重要成果。”

        6人中唯一的女性任斌注意到,德方野戰二級醫院一半以上的崗位都是由衛生士官擔任,地位非常重要。同時,相對于我軍衛生士官目前開展的大專教育,德軍衛生士官的本科教育模式也非常值得我們學習借鑒。

        跨出國門走上聯演場,實地與外軍切磋交流,讓6名年輕的中國衛生士官收獲滿滿。他們表示,這次演習對衛生士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不僅要精通現場急救,還要熟練掌握現場組織指揮、衛生裝備使用與維修,以及防疫、駕駛、通信等技術,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適應未來作戰的需要。下一步,他們將把此次參演的收獲轉化為課堂實踐教學內容,更好地實現課堂與戰場的對接。

        (責編:陳羽、黃子娟)
        欧美夫妻作爱性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