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grmlk"></code>
      1. 俄歐再商, 《中導條約》問題難獲突破

        2019年01月30日08:50  來源:中國國防報
         

          《中導條約》是冷戰末期美蘇為尋求雙方關系緩和在特定歷史條件下簽署的條約,在世界軍控史上具有重要地位和意義。但近年來,俄美兩國相互指責對方違反條約,互不相讓,美國甚至多次威脅退出該條約,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1月25日,俄羅斯-北約理事會在布魯塞爾舉行,重點討論《中導條約》問題,雖然雙方分歧較大,沒有達成相關一致,但會談本身具有重要的象征意義,折射出北約在處理美俄關系上的矛盾態度。

          一方面,北約同意在此次理事會上討論《中導條約》,是對此前俄羅斯方面強烈要求對話的一種回應,釋放出改善雙方關系的積極信號。俄羅斯與北約的關系自2014年烏克蘭危機后一直處于緊張狀態,北約始終在尋求改善的機會。此次討論《中導條約》,也表明其試圖阻止美國退出《中導條約》的意愿,一定程度上獲取了俄羅斯的認同。此外,北約也認識到,其大部分成員國地處歐洲,如果美俄撕毀《中導條約》,歐洲的北約國家最先受影響。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后,很可能在歐洲再次部署中程導彈,必然會遭到俄羅斯的反擊,俄羅斯脫離《中導條約》的限制,為突破封鎖,很可能瞄準美國部署在歐洲大陸的導彈,使歐洲國家成為俄美兩國軍備競賽的“人質”,這種結果無疑是災難性的。為此,北約極力反對美國退出條約。法國總統馬克龍曾多次向特朗普強調《中導條約》的重要性,表示該條約關乎歐洲安全。德國也強烈反對美國單方面退出《中導條約》,提出應在北約討論該問題,因為這是“歐洲安全的基石”。意大利總理孔特表示,俄美需要保持對話窗口,避免事態嚴重升級,歐洲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成為“軍備競賽的辯論舞臺”。

          另一方面,美國是西方國家的“老大”,在北約框架內占據主導地位。北約為防止出現分裂,在很多政策上必須跟隨美國。目前,在美國對俄指責力度越來越大的情況下,北約也對俄表現出一定的強硬態度。1月11日,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要求俄羅斯遵從條約規定,表示不排除采取軍事措施解決《中導條約》困局。1月24日,德國外交部長海科·馬斯在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進行會面后,宣稱俄羅斯承諾向西方國家軍方展示9M729導彈的做法不能令人滿意,未能滿足《中導條約》要求,期待莫斯科繼續履行《中導條約》規定的義務。

          總體上看,由于《中導條約》歸根到底是美俄之間的戰略博弈,俄羅斯-北約理事會對于阻止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影響力有限,同時俄羅斯與北約之間在價值取向上的巨大差異依然存在,在需要合作的關鍵領域缺乏利益共同點,其關系在短期內難以明顯改善,對解決美俄之爭并不會有太大作用。一旦《中導條約》被正式廢除,美俄軍事對抗將會更加激烈,不僅對世界裁軍進程形成嚴重打擊,也將加劇本已緊張的歐洲及其周邊地區的地緣政治形勢,給俄羅斯和北約關系造成重大沖擊,這些都是雙方不愿看到的。因此,雙方還將繼續努力在相關領域保持有限的合作,盡力維護《中導條約》。(國防科技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國際戰略研究中心副主任 方曉志)

        (責編:羋金、曹昆)
        欧美夫妻作爱性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