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grmlk"></code>
      1. 俄羅斯鐵路機動洲際彈道導彈系統重出江湖成疑?

        2017年12月13日08:43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資料圖:俄羅斯昔日的SS-24鐵路機動洲際導彈。

        近日,俄羅斯媒體報道,俄軍工系統相關人士表示,此前聲名大噪的新一代鐵路機動洲際彈道導彈系統“巴爾古津河”項目將被叫停。作為俄新一代戰略核力量中當之無愧的“明星”,“巴爾古津河”將要下馬的傳聞令不少業內人士深感意外。

        然而,隨著俄羅斯自蘇聯解體以來的第五版《國家武器裝備計劃》(以下簡稱“武備計劃”)即將出爐,結合“巴爾古津河”自身的性能指標,其下馬傳聞,似乎亦在情理之中。

        受限的經費

        “武備計劃”是對俄各軍兵種武器裝備建設進行詳細規劃的頂層設計文件,即將出臺的第五版武備計劃將于2018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據俄媒報道,新版武備計劃預算略低于現行的第四版,其投入重點在于保障核力量和空天防御力量的發展建設,同時加大對前沿軍事技術的投入。

        武備計劃的經費數額需要得到俄財政部的批準,而針對第五版武備計劃,國防部長紹伊古大將在2016年夏天給出的數額是24萬億,而財政部長西盧阿諾夫只同意一半,雙方為此爆發了激烈爭執。而據俄《生意人報》今年11月15日的報道,目前雙方初步達成了一致,金額為19萬億(折合美元3150億),而這與國防部的預期依然相距甚遠。

        僅從字面上看,新一代核武器的發展似乎將受到保障。然而,經費總數的短缺使各軍兵種分到的經費也相應減少。以現行版武備計劃為例,在總額19.6萬億盧布中,僅有2萬億用于核力量發展,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空天軍拿到了超過8萬億用于武備建設。在可預見的將來,北約聯軍兵鋒直指俄西部邊境、恐怖主義在中亞和俄西南方向興風作浪,迫使第五版武備計劃經費必須對地面快反力量有所側重,從而使俄軍能夠有效應對來自不同地緣方向的直接威脅。

        而就洲際彈道導彈而言,其戰略威懾武器的性質,使它不像一般常規武器能夠“即插即用”,與部隊快速對接。每一種新型洲際彈道導彈從研發、列裝到戰斗力生成,是一個時間漫長、耗費巨大的系統工程。在經費有限,周邊安全形勢嚴峻的情形下,俄新版武備計劃向常規力量傾斜是必然選擇。

        盡管俄戰略火箭兵司令卡拉卡耶夫自2010年以來就不斷向外界表示,有多種型號的新型洲際彈道導彈將被用來更新俄羅斯的“核武庫”,但從目前來看,這只是其個人的一廂情愿。俄戰略核力量的發展,更為現實的選擇是在進一步列裝已經成熟的RS-24“亞爾斯”機動洲際彈道導彈系統的基礎上,集中資源發展1-2型威力更大、生存性更強、精度更高的洲際彈道導彈系統,而不是同時發展多種型號。如是,這些待研型號中性能平庸、與已列裝武器高度重合的系統將被淘汰,而很不幸,昔日明星“巴爾古津河”,正屬于此類。

        中庸的性能

        “巴爾古津河”系統源于前國防部長謝爾久科夫主政期間的“戰略導彈列車”招標項目,由莫斯科熱力工程研究所(以下簡稱“熱工所”)研制。在蘇聯時期,戰略火箭軍所有洲際彈道導彈系統幾乎都出自烏克蘭南方設計局,包括“巴爾古津河”的前身RT-23(北約代號“手術刀”)。然而,蘇聯解體后留下的“分片式”軍工體系,使俄軍大量裝備在保養維護上受到了烏克蘭的掣肘,戰略火箭兵也不例外,而烏克蘭內戰爆發更使這一狀況急劇惡化。

        因此,從“白楊-M”機動洲際彈道導彈系統開始,熱工所成為俄新一代戰略核武器研發的主力軍,該所設計的陸基“白楊”、“亞爾斯”、海基“布拉瓦”導彈在技術上也是一脈相承。不過,就技術水平而言,熱工所尚未達到南方設計局的高度,其海基洲際彈道導彈系統的研發底蘊也不如原先同類型導彈的設計單位——馬克耶夫院士導彈設計中心。俄之所以選擇熱工所作為洲際彈道導彈的主要研發單位,更多是出于“花小錢、辦大事”的考慮,以提升導彈系統在技術研發和保養維護上的通用性。

        于是,在熱工所的主持下,陸基的“白楊-M”經過改進被搬上了955級戰略核潛艇,搖身一變成為“布拉瓦”。如法炮制,“巴爾古津河”系統采用的是“亞爾斯”洲際彈道導彈,一個列車編組可攜帶兩枚。從表面上看,這種做法使武器系統的通用性得到了提升,降低了新式導彈系統的研發成本。然而,僅僅通過簡單的技術移植并不能實現“通用性”——這從“布拉瓦”屢射屢敗的試射工作便能一窺究竟,俄軍高層內部也因此產生了激烈爭執。有了前車之鑒,對待同樣采用“移花接木”法打造的“巴爾古津河”系統,俄軍的態度明顯更加保守、謹慎。

        此外,在導彈性能參數與“亞爾斯”大致相同的情形下,“巴爾古津河”雖能藏身于普通列車中,但若戰爭爆發,鐵路設施將不可避免的成為敵軍的重點打擊對象,而俄羅斯鐵路網線路密度較低,實際上限制了“巴爾古津河”的活動范圍,這使其“隱蔽性高、生存能力強”的優勢蕩然無存。加之,相較于陸基、井基發射系統,鐵路機動發射系統研發成本更加高昂、技術難度更大,因此在現有條件下,“巴爾古津河”并不突出的性能特點及相對高昂的研發成本,使其成為不折不扣的“雞肋”。

        停不下來的“核常之爭”

        “巴爾古津河”的下馬并非個案,其背后折射出的,是困擾俄軍長達20年之久的“核常之爭”——保衛俄羅斯國家安全,靠核武器還是常規作戰力量?這一爭執始于軍方高層,并逐漸蔓延到了軍隊學界和軍工企業:

        在軍方高層,蘇聯解體后俄軍唯一的元帥、前國防部長謝爾蓋耶夫與時任總參謀長克瓦什寧大將經常發生爭吵,原因在于火箭軍出身的謝爾蓋耶夫過于跋扈,將全軍近80%的武器研發經費都投入到了“白楊-M”上,而這激怒了裝甲兵出身、主張“常規力量優先”的克瓦什寧,二人鬧得不可開交,最后普京解除了謝爾蓋耶夫的職務,戰略火箭軍也降格成獨立的兵種,經費數量大不如前;

        在軍隊學界,以蘇軍原副總參謀長、俄軍事科學院院長加利耶夫大將為首的“挺核保守派”,與以“第六代戰爭”理論的提出者、俄功勛科學家斯里普琴科少將為代表的“技術創新派”也經常相互抨擊,而隨著“新面貌”軍事改革持續深入推進,“技術創新派”的觀點開始逐漸占據上風,但“挺核保守派”依然堅持自己的觀點,并成為普京政府推行的“以核遏制為依托的現實遏制戰略”的重要依據;

        至于軍工企業,研發核武器的軍工單位常年因經費問題與常規武器研發單位爆發沖突,甚至借不同的涉軍媒體相互“吹邪風”——此次關于“巴爾古津河”項目終止的報道尚未經官方證實,不排除是別有用心之人提前為第五版武備計劃的具體經費分配煽風點火,以求盡可能多的為常規武器研發項目撈取經費。

        總之,自謝爾蓋耶夫后,俄雖依然在現版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計劃中強調“核遏制能力”,但總體上看,“挺核”力量底氣不足。在現版武備計劃中,升級戰略核力量的經費已經遠遠落后于給空天軍、海軍研發配置新裝備的經費,僅略高于陸軍和空降兵部隊,這一趨勢在新版武備計劃中,依然會得到充分體現。

        俄軍是世界上軍兵種最多的一支軍隊,面對有限的經費,每一支作戰力量都嗷嗷待哺,每一個武器研發項目都要精挑細選,確保為部隊亟求、實戰所需。和RS-26“邊界”、RS-28“薩爾瑪特”重型洲際彈道導彈不同,“巴爾古津河”與現有的“亞爾斯”相比,在威力、隱蔽性、機動性上均無明顯優勢,繼續發展該型系統將是對有限經費和資源的重復浪費。下一步,俄發展戰略核力量的有限經費將投入到研發“邊界”“薩爾瑪特”這樣單彈威力大、突防能力強、打擊精度高的全新武器上,這也是俄羅斯核力量發展的現實之選,無奈之選。(李佑任、馬建光,作者單位:國防科技大學國際問題研究中心)

        (責編:鄢玲淼(實習生)、閆嘉琪)
        欧美夫妻作爱性姿势